【心理室專欄】一切行為都是來自「訊息」的傳遞

icon 民眾網-民眾日報 2021-07-19 12:27:32

【文/秋逸靈】

在前一個章節當中,我提到我對於個人意識分層的看法,也就是箱體的比喻,也大略做了一個說明,接下來我要談到關於在這個意識結構裡面很重要的點,也就是「訊息」。

訊息主要依據來源分為兩種,一種是來自外部的,稱為環境訊息外部訊息,另一種是來自內部的,稱為具身訊息內在訊息

外部訊息:事件與情緒

首先先來談到外部訊息的部分,外部訊息有兩種,一種是事件訊息,一種是情緒訊息。一般人所熟知的像是「A今天跟交往多年的女友分手了」,這是一個外部事件,也就是客觀上的事實,事件訊息往往不會是單純的事件訊息,它會隨個體的差異性伴隨情緒訊息。

舉例來看,A與B同樣都經歷「跟交往多年的女友大吵一架,女友用了許多責備性言語,大吵完之後分手」這個事件。女友在吵架時說「我真是看錯人了」,傳遞了責備、貶低、質疑的情緒訊息,A感受到的是針對自我價值的貶低,產生自卑的情緒以及連帶想法「是我不夠好」、「我又做錯了什麼」。而B感受到的是針對外界的不信任,產生厭惡的情緒以及連帶想法「我做再多都一樣,明明就是你的問題」。

從A、B兩人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情緒訊息由外部傳遞給個體時,個體會有不一樣的認知與內在情緒,這就稱做訊息的傳遞產生,通常是外部給予情緒訊息時,會激發個體的淺層潛意識產生內在的情緒訊息,而產生的訊息,這就是前面所提到的具身訊息。當然上述A與B的狀況只是針對淺層顯意識第一時間所產生的訊息,也有可能A與B的具身訊息是在同一個個體身上的。

具身訊息:受外界激發而產生,但具有個體差異性的訊息

前述的舉例中,大致歸納,主要說明了一件事:「環境(外部)會發生事件,外部事件訊息通常會伴隨著情緒訊息,而這些情緒會激發個體產生具身的情緒訊息,具身的情緒訊息產生是具有個體差異性的。」

至於為什麼會有個體差異性呢?我認為有兩個至關重要的點,第一個是原始訊息的占比不同,比如A在認同感需求的部分特別強烈,所以在

第二個是在個體意識結構中的訊息作用,這個訊息作用又取決於三個要點:過往經驗、社會文化、認知上的自我選擇,其中最後一項的強度又可以大過前兩項,類似大家常說的「意志力」、「轉念」、「自我對話」等等相關說法。

我們將影響訊息作用的三個向度分點來探討,第一是過往經驗,前面談論意識分層時,我有提到關於過往經驗會形成慣性機制的狀況,並且在深層顯意識當中影響個體的認知與行為,但過往經驗是如何形成慣性機制,並且影響具身訊息的呢?

過往經驗:深層顯意識慣性機制的認知落差

我們可以從一個案例看起,小宜是在一個菁英家庭長大的女孩,父母用了許多教養書提到的早期教育方法培育小宜,父母很在意小宜在各項才能上的表現,並且會因為她表現好而給予獎勵,表現不好就進行責備。小宜因為渴望父母的認可與獎勵,也就是滿足認同感需求,因而在各項才能上,小宜都努力地爭取表現的機會,也因為這樣獲得了其他人,例如班上老師、同學的肯定,小宜連帶得到了優越感需求的滿足,於是她產生一個慣性的認知,在深層顯意識中,小宜會認為「只要我在各方面的表現優異,就會同時得到兩種渴望的滿足」。

這對於小宜的行為表現無疑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因為這樣的慣性機制,造成認知與思路的偏誤,所以如果外在事件不符合其思路預期,例如小宜升上高中後,在成績與各項比賽方面表現優異,卻不被身邊的同儕團體認可、讚賞,甚至在同學之間出現孤立、排擠的行為,小宜可能產生比一般人更嚴重的情緒反應,也就是這樣的事件訊息,激發小宜產生的強烈情緒訊息,例如挫折、不甘、難過等等,,甚至讓小宜自暴自棄,或產生不正確的認知扭曲,認為「我做得再好為什麼不能像以前一樣被肯定,憑什麼這樣對我」,甚至出現攻擊性的情緒,例如瞧不起他人、憎恨帶頭排擠的對象,這樣過往經驗帶來的認知落差,造成小宜的具身訊息更加強烈。

接著看一個相對的例子,小平家中是在夜市擺攤賣麵的,父母並沒有特別希望培養小平在各項領域上成為優秀的人才,小平也將時間大部分拿去父母的麵攤幫忙,在學校和同儕一樣如常相處,沒有刻意達到什麼領域的成就或優異的學業表現,升上高中後,小平因為成績落後而被一群前段學生嘲笑、排擠,小平可能因為這樣的事件訊息而產生難過、自卑的情緒,覺得自己被他人排擠很難過,這是大部分人都會產生的情緒反應,針對認同感需求的未被滿足,甚至明顯打擊了自尊,但不會像小宜因為過往經驗而產生認知落差,進而具身產生那麼極端與強烈的情緒訊息。

社會文化:性別平權問題

再者是關於社會文化的部分,我們從一個貼近生活的社會文化現象著手,也是很常出現在社群媒體上討論的議題:性別平權,阿德勒提到女性有一種「錯誤的自卑心理」,而這個錯誤的自卑心理是一整個社會群體下形塑而成的,一開始是因為在繁衍行為中,女性的生理構造使得女性被認為是弱勢一方,而後大部分的統治者與掌權者都是生理男性(例如古代的沙皇、教皇、國王等),女性在政治歷史當中,往往都是陪襯,甚至是在戰爭中可以用來賠償、強取豪奪的存在,用以滿足高社經地位男性的性需求與支配慾望。

從這個社會發展的軌跡脈絡來看,生理女性因而容易產生自卑心理,尤其是現今的性別觀念仍然如此的國家或地區,例如沙烏地阿拉伯、部分伊斯蘭教國家,他們在這個觀念當中還參了宗教因素,讓這個觀念更加的穩固,並且配合一些相關的政策或法令加強此觀念的具體化,另一邊則是不斷有女權運動、女性參政、女性主義文學蓬勃發展的歐美文化圈,試圖破除長久累積的女性自卑情結。

因而兩種文化下的的女性即使一開始的群體給予同樣的自卑感,卻會因為不同的社會文化,接受到同一個事件訊息,例如「女性買房應經過男性監護人的同意」,會產生截然不同的情緒訊息,居住在沙國的女性大部分可能覺得是正常現象,而歐美女性若收到此事件訊息,容易引起氣憤、不平的情緒,甚至走上街頭為自我的性別權益發聲。

「認知上」的自我選擇權

以上的例子中可以很明顯的看到,過往經驗與社會文化對於一個個體的具身訊息也有很大的影響,但個體的訊息與機制並非全然取決於外界,接著我們要談到個體的選擇,如前面提到的小宜、小平、沙國女性與歐美女性的例子,都不會是絕對的,即使是同樣的過往經驗,個體也會具有認知上的選擇權

當然,我不否認很多經驗是不能夠選擇的,比如原生家庭結構、原生家庭的社經地位、受到的教育體制與文化背景等等,但個體針對具身訊息是可以選擇的,我大膽的說,除非是精神官能症或先天腦部結構(例如天生智力不足、神經遞質缺乏)的問題,一般性個體或多或少都保有「對自身」一定程度的選擇權。

之所以說的是認知上的選擇權,是因為前面提及情緒訊息是在淺層潛意識中產生的,進而傳遞到淺層或深層顯意識,而且情緒是每個人都會產生的,但認知的部分,是可以由顯意識主導的,在此我會談到兩個作用,自我放大作用認知扭曲,這兩個作用談論的就是關於自身選擇的問題。

關於認知上的選擇權,一樣用一個例子來看,一位就讀國中的學生小林因為在學校行為脫序,在課堂上做出一些行為干擾他人學習,並且帶頭嘲笑家庭經濟弱勢的小孩,我們可以知道,小林這些行為是為了博取認同感與得到優越感(關於認同感與優越感我會在後面的章節提及跟探討),這都是前面提到的原始需求,但獲得的管道侵犯了他人的利益,因此學校老師與家長對於小林的行為提出告誡,告訴小林「你的行為是不對的,需要修正」,這是一個外部給予的事件訊息,小林產生了憤怒、不滿的情緒,認為老師與家長都是在「針對他」,於是形成這樣的淺層顯意識認知,認為「所有人都針對我」。

這時候小林對於認知主要有四種選擇,一是認為師長的建議是針對他,並且持續做更多脫序的行為,這很有可能就形成深層顯意識裡的慣性機制,這是典型的讓情緒主導認知,以至於在日後有人提醒小林時,小林經過多次相同的認知選擇後,最後通常會選擇充耳不聞,認知都會受憤怒、不滿的情緒影響形塑,久而久之,小林可能做出一些衝動的行為。

二是認知到自身行為的問題,並且有相關的調整,當然如果要這樣選擇,小林還必須找到管道釐清自身的憤怒情緒來源與相關處理,這部分以國中階段的小林來看是困難的,因為這必須察覺自己深層顯意識中的思路(「藉由貶低、嘲笑他人,我就能夠得到優越感」、「我在上課時間做出干擾行為可以得到師長與同學的關注」),以及淺層潛意識中的原始渴望(此例中是認同感需求優越感需求,當然同理可證,也可以套用在性需求、死亡恐懼等等其他原始渴望或恐懼)

知道自己的目的與思路之後,才有可能思考是否有其他不侵害他人權利的管道達成,進而停止自己干擾他人的行徑。

三是陽奉陰違,小林在表面上為了規避責罰而停止其外顯行為,也稱作「避罰服從」,通常出現在年紀比較小的孩子身上,也就是還沒有辦法建構完整認知的時期,但也造成有些個體脫離該年齡層後,延續盲目的避罰服從,這部分也間接造成了從眾效應的產生,這部分詳細的在後面章節關於美國人民聖殿教事件的案例分析當中會提到。

回到剛剛的例子,小林在認知與情緒上皆不認同,依然是認為「被針對」,也存有憤怒的情緒,但因為不想要被父母、師長責備,或被其他同儕群體討厭,而暫時停止嘲笑同學、干擾課堂的行為,但因為小林的原始目的與思路都還存在,所以小林可能會尋求別的方式解決,通常因為欠缺思考跟認知轉換的過程,所以極有可能是其他損及他人的行為,甚至嚴重一些,小林可能會想方法既不受責備、處罰,又能達到目的,所以小林去網路上做出匿名謾罵他人的舉動,除這種可能以外,也可能是沒有找到其他管道,於是隔了一陣子之後故態復萌,做出原先的行為。

四是小林認知到自己的行為有問題,但是沒有適切處理他憤怒的情緒,也沒有認知自己做這些行為的思路與真正目的(前述提到的深層顯意識思路、淺層潛意識的原始渴望與恐懼),於是造成即使小林知道嘲笑他人是侵害他人權利,是不正確的行為,卻仍然會繼續做這樣的行為,沒有改變。

所以,從小林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在認知上的自我選擇,可能取決他後面所做出的所有行為,也會影響構成小林這個人的個性與人格,當然,這只是很小的一個事件舉例,要構成一個個體的人格,其成因是非常複雜且多樣的,我也在此說明一下為什麼前述的舉例大多都是以初入國中階段,大約十三、十四歲的青少年來看,因為要談論最基礎的概念時,在一個個體的人格還沒有定型,影響源與接收到也比較單純時,比較能夠談論這些初始的觀念。

自我放大作用與認知扭曲

自我放大作用最簡單的來說,就是將一個事件訊息激發的情緒訊息自己選擇放大,通常是透過前述所說的認知選擇性,這種狀況通常會造成「情緒」與「事件」的落差。比如今天小宇因為專案進度太慢而被主管催促,也被罵了幾個不夠周詳的點,這是外部的事件訊息,但小宇具身產生了自卑情緒(這個情緒的產生可能有很多原因,是上述所提及的幾個可能性),小宇自己將情緒的強度放大,並且連結其他過往的不相干經驗,讓情緒強度累加,認知經過情緒的影響,變成「我什麼都做不好」、「我是個一無是處的人」,又藉由這些認知,將情緒的強度更放大。

而剛剛我所提到的認知,也就是小宇產生的想法,是不客觀、不理性的,並且扭曲了外部訊息的本意,這樣的認知扭曲與自我放大作用會變成一個循環,也是個體自己所選擇的循環。

以上的內容都在談論跟具身訊息相關的影響因素與作用,在本章的最後我來做一個歸結,首先,個體的行為認知情緒都來自訊息,訊息又分為環境訊息(外部訊息),主要是事件訊息情緒訊息

外部訊息會激發個體產生具身訊息具身訊息的影響又有三個向度:過往經驗社會文化自我選擇,根據這些影響構成個體的基礎認知與行為。

民眾網-民眾日報給您詳盡的地方新聞,實用的生活資訊,專業的專欄文章,即時的網路輿論,深入的新聞分析。

評論 (請加入會員才可發表評論)0則評論

意見反饋
[關閉]